2014年8月4日 星期一

民主的非對稱上下限

民主的非對稱上下限

講真,民主是個非對稱現象/概念,有下限而無上限。人類文化長期處於「下限」:奴隸化、屠殺、君主說了算,喜歡殺誰就殺。

宗教更非故意加入殘酷。人非人,除非信主。

歐洲中世紀乃黑暗時代,加黑死病。中國相對「文明」。

工業革命差生巨大變遷。能源公式更換。帝國主義全球擴展,除晚明及清朝外。

新世界打了兩次大戰,中國推翻帝制。內戰,抗日、共產對國民黨。皆為防止被吞噬和想創造新體系。

xxx

民主有下限而無上限,明顯不過。
 
大陸對維權人士的處理,美國九一一後的連串政策;讓以色列進行暴力行為,皆屬例子。

上限?美國那時解放黑奴、達致種族平等?亞非拉的獨立運動,靠誰?誰殺害拉美首位民選馬克思主義總統?現代下限?

民主並非對稱,關鍵之一在於權力,唯內外動力不斷左右後果。

 

2014年8月1日 星期五

任務

任務

往村宅的途中,葡萄處處。突然有車攔截,跳出幾名大漢,制我並噴藥。

不知過了多久,我醒來。你在軍事看守所。

幾天後,我被送往法庭,罪名是洩漏國家最高機密給境外傳媒,判坐牢十五年。

xxx

我每早都等巴士,頗定時。等候人士不多,只好周圍張望。過了上班潮,多是老人家、外職僱員和年青送貨者。

近日有幾位年青女士,皆男友相陪,除了她,永遠在看文件。我讓她先上車,多謝,幾乎沒看我一眼,而且坐到車尾。我中途落站。

xxx

你是否那位記者?是。好,下午五時半在酒吧見。

xxx

仍待巴士,幾天沒見,她卻又出現,禮貌地讓她上車,竟然對我微笑。巴士裡,她坐在中間位置。我可不可以?㸃頭。

她是個美國某大公司駐倫敦的副秘書,只留半年。我四十多歲,自問頗英俊,

xxx

熱烈地造愛後,我倆繼續會面。我發覺她的英文不純正;她承認是法國出生。巴黎外區還有親戚舊居,可住三五天。

有何不可?

xxx

我受某國研究院邀請,為期三個月。課題為原子聚變與散變。

宿舍到研究所可搭巴士。

xxx

下午五時半。Beer? No. Any good wine? Yes, Chianti? OK 囉。

他是歐美頗受信任的記者?可錄音嗎?最好。

xxx

報道引起震撼,我國秘密發展核武器。

xxx

經國際角力,包括最初報導我的報紙抗議,十年後獲釋流放,返回原地。

xxx

她往了那裡,我全不知道。簡中都會於巴士站等等。




2014年7月28日 星期一

網絡的資本主義


網絡的資本主義

主場新聞的停辦,令我想及另一問題。

資訊膨脹世代,網絡靠科技進歩而廣泛散播。以社交系統如臉書,我已分別了少眾多神式自由;和大集團的低耗費分支。Twitter 差不多,但缺聚焦。至於博客更散, 各歡各玩。

http://sktsang.blogspot.hk/2013/05/www.html


媒體與網络之粗略分類

 

 
媒體
 
導向
 
演變
 
功能
 
比喻
 
(1) 大眾傳播 e.g. 報刊、電視
 
1 to N
 
 
 
報導、宣傳
 
一神「多」眾
 
(2) 大眾傳播(網絡)
 
1 to N (容許N內的M to M評論)
 
(1) 的網絡化
 
較有效率的報導、宣傳加有限的觀眾及讀者互動
 
一神「多」眾,加眾之反向互動
 
(3) 網络(明星/組識/個人)
 
性質上1 to N (但容許N內的M to M評論)
 
網址(websites) 、博客(blogs) Facebook pages etc.
 
自我宣揚加有限的觀眾及讀者互動
 
一神「多」眾,加眾之反向互動
 
(4) 網络(平台)
 
理論上N to N,實際上M to M (因為成員的注意範圍-attention span 有限)
 
ICQ, Twitter, YouTube, Facebook, 高登 etc.
 
成員、觀眾、或讀者互動
 
小眾多神,但小眾之間可互通串連
 
(5) 網络(個人)
 
1 to N/M
 
TwitterFacebook個人戶口
 
自我宣揚加更有限的朋友/追隨者互動
 
一神「多」眾,但神和眾可較 (4) 低效率地串連


: (1) N>M>1


總的看來,電視仍然為主流,文字媒體都電子化。廣義而言,70%以上都看電視及其相連網絡,我幾乎隔兩天都收到前國際傳媒(報紙)的宣傳。


網絡的大資本主義 ,大吃小現象方興未艾。

 

 

2014年7月26日 星期六

世局與時局

世局與時局

當今世局的最重要前提,是美國政經影響下降,道德標準越趨模糊。其次乃俄羅斯及中國都自行提高外在軍事力量,不理美、歐、日的所謂「警告」。


我絕非暴力主義者,但看歷史,深曉無和平革命。自由、平等都是由血淚舖底的。

現時形勢,天下三/四角打些區域戰爭。南海中對菲/越;黑海俄對烏/() ;中東亂打。


xxx

外局如此,大陸對香港特區的理會程度,估計怎會讓太多。


2016-17選舉政革,直接公民提名,無可能靠「公民抗命」,「和平與愛」,耗費時間。認真及願付出代價者,必須考慮離開浪漫主義的途徑。

若不得到就拉倒,歷史留名。本地建制亦應調協,莫遣惡跡。

xxx

2017特首普選的另一提案:公民推薦對提委民簽


 

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

死生之間


死生之間

我到了床上,是位五十多歲男士,左手大半斷,右腳不見。翻身,後頸有碰裂傷痕。

內部出現撕裂,心肺胃,血液含酒精,但超標只1.5倍。

看不出有外襲(棍、刀、槍傷) 痕跡。

xxx

小心翼翼,女嬰已出子宮。我看指數,對助手說稍拉左邊,留意血水流動。

其後程序皆屬標準。安心,但醫院告訴,另一手術隨時作動。

xxx

回家,冬天,冷衫的味道家人已習慣。要吃些甚麼,太太欣然問。Well, 清湯麵?

xxx

有問題。血液樣本測驗數據出錯,已修正,請你回來簽字。我吃完清湯麵即往。

xxx

哈哈,好靚的bebe!我去李太查看,一切正常。嬰兒是否好樣,怎會那快知道。

xxx

我和他是大學同學,行走江湖兩年未見,今天下午聚會。好嗎?算係咁。當年如何選擇?人生,飲杯!

望出窗外,突然有小巴急剎車,但似乎撞到途人,我兩即時衝出

 

 

 

2014年7月21日 星期一

讀書


一個學者,應看的資料,包括書本、學術及非學術刋物、網絡訊息,數之不盡。有些莫問世事,就走單一途徑;另些兼顧公共政策。史德格勒斯及克魯明為典範,但都主要在經濟層面。

無論如何,知識份子具特殊責任,跳出傳統定義的在下,又需哲、政、經,社看這看那;暫論只屬五流,朋友問我有冇看過某最新書本,只能苦笑。我永遠沒法超越年靑人。

送些勁書給我可以吧。回想曼大的教授所言,有空一定會讀。

2014年7月17日 星期四

佔中


佔中

作為公民權利,佔中我當然不反對,即如佔匯豐銀行一樣。後來朋友告之,那班份子跟政黨和其它團體關係薄弱。我有點奇怪。佔中及佔匯竟可沒有歷史溝通反省。
 
大概是香港反叛運動的某些特點:少眾多神。
 
返回佔中,不反對與贊成屬兩回事,佔領華爾街結果如何?中環圍堵什麼地點?到時實際參與人數?堅持多久?
 
癱瘓香港金融機會偏低,機構早已作了back-up準備。到港交所成國金二期,我估很快就拘捕。若雪廠街、皇后大道中或德輔道中,阻礙商舖運作和普通職員工作午飯及上下班成數較高。它//她們非屬應受保護者嗎?

總言之,「和平佔中」所產生的政治經濟作用不會顯著,社會後遺症將較強烈。
 
 
 
 

2014年7月16日 星期三

FIRES

FIRES

在陰暗的角落,四個人坐在一起。沉黙良久,R終於發言:佈置了多少物料?F回應:半半,保安很緊。想說話的I,被E搶先:應該少量高質,勁料放於關鍵位置。

xxx

S進大堂,顯示記者証,警衞詳細登記後,召來一個男導遊,他看見S時瞪了眼。我很美吧,S想。

她解釋刋物計劃搞個專輯,介紹這個展出。好,男士禮貌回答。先從這邊開始,請。

xxx

四人再坐一起。R説,S搞得很好。E同意。我們放置的都是最先進的物種,F強調。陪笑的是I。

xxx

新聞直播,籌備超過一年的展出,竟然在展室和劇院發生大火。文化部長燒傷送院,死傷數字暫時無法計算。

xxx

這是藝術品場所,照片、圖像、油畫、和動態創作都有。S笑臉紀錄。那邊是劇院,首演開幕之地。

xxx

S走進場所,帶了一個錄眏人士,警衞稍為搜查後者。S着他到處影影;再到劇院,開場十五分鐘便叫他離開。

xxx

R說:我們的精級佈置屬頂級,警犬、電子檢查皆無效。S的最後引爆簡直是典範。

xxx

S坐在飛往某地的航機。我做了什麼?然後展露笑容。要些紅酒嗎?待應問。好。




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

童子軍

童子軍

完成報告,幾十頁厚,包括相片、標本和圖示。交給考核的領袖。

~~~

冒行雷的危險,鞋內套膠袋,背滿包服,到了八仙領末端,竟犯初級錯誤,一個背襄脫手,三人相覷無言。

慢步下山,大家都知上山容易下山難。在大尾篤點算,硬件沒法,補充些食物,向水湖進發。

~~~

水浸很高,並無平地,怎搞?只好進駐其中廢置的村屋。閣樓,三人幾乎即時同意。

問題來了,外邊只有鹹水,結果我步行二十分鐘取河水,回來煮食。
 
~~~

一天後在烏蛟騰,要取些特點植物,週圍找,難甚。互相埋怨,沿途都有啦!你又唔提我?講多無謂,我需要的是烏蛟騰的植物,不能換。

~~~

山腳,大兩,一號風球,怎麼辦?脫鞋,加膠套。爬山道路沒問題,山上須頂風雨,也不是很嚴重。八仙領是童軍的慣常練習。
 
~~~

回到終點,互相握手,然後竟然再說不是:前天你唔應該咁!有何其它辦法嗎?我幾乎沒法解脫。

~~~

很感謝兩位無私陪伴和抒解。是我的考試,他倆的友情永遠不忘。時為1966年。
 

2014年7月9日 星期三

笨女下凡


笨女下凡

我降落地面,身在何處呢?出發前的指令是抵達後再匯集精神。

似乎是一片郊野。好地方,我盤膝閉目仰首。
 
終於知曉,離大城市約二十里。穿的衣服怪怪,又長又薄。我被命令任務完成前不可再飛行,只好急步,遇到幾個男士,有兩個背了農具,都瞪視著我。

到達,寺院就在前邊。我從左旁進入,壇後很亂,那東西究竟何在?找一大輪。噢,這個。

藏於怪衣服裡,準備步往原點附近。過末久,嘩,呢個妹仔好似好好味一個路過拿鋤頭的大漢說。我加速,但被三四個人包圍,壓於地上。

xxx

我被召去檢討。仁愛的神者長級問我有無大礙。那會,根本非人。她展露笑容。不過試驗,妳從沒真正危險。

我知。
 
xxx

我查看人類地球6百年後的網頁,其中一段:傳說某地區很久前發生奇案,幾個農民強姦民女之時,她卻突然消失。

xxx

我天上友儕仍在取笑我。莫緊要,時間不屬限制。

xxx

希望暫無如此任命。暫?我仍未超脫、
 

2014年7月1日 星期二

缺憾

缺憾

十二年了,平均倖存者的餘剩生命預期。未有大難的跡象。仆倒幾次,令我看看柏金遜症和阿茲海默症資料,都缺明顯徵兆,喝多吧了。

缺陷倒不少,食道已去,胃部垂直連接喉嚨,最初兩年神經還告訴我它在原來位置。跟著,身体重組,晚上側睡,它就「頂我個肺」。和化療醫生研究後,只有一種方法:安眠藥。

xxx

2003年,我已放了一個學期病假,SARS卻侵襲。戴上口罩的我,教二年級宏觀經濟學。前排女學生全無防備。妳們不怕傳染?誰怕曾生?我哭笑兩難。

盛夏之晚,清水供應竟然因爆渠全區截停,稍為收拾行裝,到旺角一家酒店問有冇房間,她對我們苦笑,任君選擇,五百港元包早餐。翌晨,只得六檯,不理不睬;駕車返家途中香港像死城,打開收音機,昨天並無SARS新個案。我們都歡呼。

xxx

2007年,畢業期到。通常癌症有兩個危險地標:兩年內復發就搞後事;五年算過關。

xxx

返抵2002秋冬。經過電療及化療的痛苦經歷後, PET Scan 顯示復發,港大醫生提議再電,風險極高,因只可移位,後果包括死亡或癱瘓。事先我與太太商量,拒絕,帶所有文件另往。

我不準許 Joanne 附會,生死決定根本只有自己。

xxx

2010年,退休了。浸大提供繼續教學安排,我都婉拒,高級研究員可以。

xxx
 
2002年五月底中午,我見到醫生,說早上四時許吐血,他問我有無帶血版來,想都未想過。今晚入院,明天檢查。

xxx

我等了半小時,護士終於叫我入內。頗年青的醫生。對不起,要你等候,其實我剛細看你的檢驗圖片。食道癌,必須手術。然後他介紹,做過近千宗,並指向書架的學術論文。我唯一的專長。幾時做?星期六。那天是星期三。

xxx


星期二我在跑馬地某街道喝啤酒,收到電話,曾澍基,你在那裡?即刻回來醫院。醫生在護士陪伴下:Scan 過又分析了細胞,你患癌。突然而來,我通過 smart phone告訴太太。她趕到後相對無言。

xxx

我手術前一晚,好友亞醒跟太太陪我們看世界杯分組初賽:法國對塞內加爾。法國隊內有三大歐洲聯賽首席射手,但一球也不入。我對手術持樂觀態度。

xxx

最深刻的,是我進入手術室前她那含淚的一吻!